安清明

躺在坑底

【法扎】#论米扎如何在flo扎的世界兴风作浪的#(4)

【法扎】#论米扎如何在flo扎的世界兴风作浪的#(4)

萨列里到底还是没有把莫扎特用小刀戳死或者丢出家门。

或者应该说,萨列里举着拆信刀怒气冲冲地直奔琴房,在路上却越走越没气。他对莫扎特的音乐从来没有抵抗力,无论这个莫扎特顶着谁的脸。他收回拆信刀,转身去厨房泡了咖啡。

再次回到琴房时,琴声已经停下了。莫扎特正靠在窗边看着渐渐开始亮起的天际线。

窗外的光线太弱,导致莫扎特大半个脸庞被阴影笼罩,站在琴房门口的萨列里并不能看得太清楚,但他却能想像出莫扎特打量窗外的那种眼神,冷漠漫不经心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唯独头顶的金发被照出了浅浅的一层,但这只能增加了莫扎特给人的疏离感。

就像莫扎特的音乐一样。萨列里嘴里原本香醇的咖啡突然漫出了一股浓重的苦涩。

【ps这些纯属米萨瞎想,现实是米扎实在不知道要干什么了,因为没钱没人他连小酒馆都去不了了只好发呆QAQ】

“啊,萨列里大师,我吵醒您了吗?”莫扎特轻柔的声音打破了琴房里的寂静,也让有些走神的萨列里回到现实。

“要咖啡吗?”萨列里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只是举起手里另一个杯子问道。

显然凌晨的温度对于只穿着两件的莫扎特还是有点低,一阵小风吹进来,他下意识收紧了外套,然后在看见咖啡的那一刻,眼睛亮了起来。几乎是一瞬间,莫扎特就已经从窗口跑到了门口。

萨列里眨了眨眼才反应过来,把还举在半空的手放下。他从来不知道莫扎特能跑这么快,原本的印象一直是平地摔来着。

莫扎特一口干掉了咖啡,温暖的液体让他瞬间暖和了一点。一夜未睡却看不出一点疲惫的莫扎特像是被重新上了发条的八音盒,重新开始运作。他穿梭在琴房,左一张纸右一张纸地从各个地方捡起来。这时萨列里才发现,自己原本干净整洁的琴房像是有只金毛跑进来撒了个欢,纸张遍地。

正当萨列里捏着杯子快要忍不住把莫扎特丢出琴房好来个大扫除时,莫扎特终于蹦跶回了萨列里面前,手里握着一打曲谱。

“萨列里大师,这是送给您的,今天早上刚刚写好的。”莫扎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虽然不算什么,但这是我对于您好心收留我的感谢。”

曲谱上最开头写着“献给那个和我长得一样的萨列里大师~🌟”

萨列里直接愣住了,之前听到音乐时他还以为莫扎特正在思念他的爱人给他的爱人写赞美诗呢……

结果……给他的?

莫扎特送给萨列里的礼物只是这一天的开始。接下来一整天,萨列里接到了来自整个维也纳的源源不断的礼物、请柬。虽然名义上都是给萨列里大师的,但他们的目的很清楚,只有一个:莫扎特。

这一点罗森博格最有发言权。没有人敢向萨列里大师询问这个最新八卦,但他们敢怂恿罗森博格去试探虎穴。前一天萨列里没有收到请柬轰炸那是因为他们都在轰炸罗森博格家啊!

该死的贵族,好奇心能不能再多忍两天啊!罗森博格对着出现了N多贵族家仆从的萨列里家门口翻了个白眼,掏出小圆镜确认自己的妆容一切正常,然后雄赳赳地在萨列里管家的欢迎中迈进了萨列里家门。

熟门熟路地走进会客厅,就看着一头金毛超没坐相得靠在沙发背上脑袋一顿一顿地犯困,对面萨列里一脸严肃地在看送过来的请柬。

“萨列里大师,随便挑一个去就好了吧。”一下没撑住从沙发上滚了下来的莫扎特干脆直接躺在地上冲着萨列里抱怨,“反正我随便去哪个都可以啊。”没有小酒馆可以去的莫扎特突然对酒精无限渴望。

萨列里无奈低头看了一眼地上正冲他嘟嘴撒娇的莫扎特,心里暗叹了口气,这么多来自不同人的邀请一旦处理不好,后果会很严重,显然莫扎特对此毫无意识,但天才从来不会被这些规则束缚吧。把看到一半的请柬放到一边,萨列里起身欢迎罗森博格。

萨列里其实也知道同时发出那么多请柬只是表明维也纳对莫扎特的好奇而已,无论莫扎特参加那一场聚会,其他发起邀请的人都会参加,没有人会怪罪他。只是他在宫廷养成的习惯一时间很难更改罢了。

“莫扎特先生,请注意您的礼仪。”罗森博格用手杖敲了敲地板,扯出一个非常假的微笑俯视着莫扎特,“毕竟,您……”仔细上下打量了莫扎特的脸并给了莫扎特你懂的眼神。

“啊,这个世界上只有肤浅的人才会只靠长相去评判其他人。”莫扎特懒洋洋地继续躺在地上,故意曲解罗森博格的意思。“难道罗森博博博博博博博博格大人原来是这样的人啊~”

罗森博格的微笑僵在了脸上,这个莫扎特好像不太好对付。

TBC

文笔灵感双双枯竭……

我不会写罗森博格啊……

下回直接跳到聚会上吧……

等等万年单身狗的我也不会写米扎撩人啊……

这样的话兴风作浪不起来了……【表情呆滞绝望

 @应未眠 我想弃坑QAQ

【法扎】#论flo扎在米扎世界的精彩冒险#(2)

本应该在这的超链接等明天再弄吧……困……

例行警告⚠️:文笔渣、人物OOC、想弃坑

#论flo扎在米扎世界的精彩冒险#(2)

【欢迎玩家flo扎来到新地图:米扎的世界~

这里有除了头发颜色和您长得一样的宫廷乐师长安东尼奥.萨列里大师、对米扎保持微妙态度的罗森博格大人、已经出嫁的米扎的初恋阿洛伊西娅.韦伯小姐、对米扎抱有极大好感的康斯坦斯.韦伯小姐等等各式各样与你印象中同或不同的人物。

注意:米扎的母亲莫扎特夫人在巴黎不幸因病去世,父亲利奥波德.莫扎特先生以及姐姐南奈尔.莫扎特小姐依旧生活在萨尔兹堡。

另一个您米扎先生目前的状态为:

(1)《后宫诱逃》已完成;

(2)在维也纳获得极大声誉;

(3)在韦伯家的旅馆租住了一个房间。

您已经在新地图遇见第一个人物:宫廷重臣罗森博格大人,注意他与您的关系目前波动较大……】

较大个鬼啊!!莫扎特把以上不知道从哪边冒出来的念头赶紧甩出脑海,紧接着变成了弹幕刷屏:

我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妈妈还在家等我回去!!!

这边一个人都不认识!!!

我好像又失去工作了!!!

罗森博格惊悚的发现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金发萨列里眼圈开始发红,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子悲伤的气息。

他是不是要哭了?为什么他要哭?我又没欺负他!萨列里我没欺负你弟弟!对了我刚刚是不是太失礼吓到他了?怎么办?

一时间,在宫廷经历过风风雨雨的罗森博格大人突然觉得自己手足无措!他也好想哭!

“咳咳。”假咳的萨列里大师再次拯救了在场的其他两个人,仿佛这仅仅是一场再正常不过的社交活动,“罗森博格,这位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先生;莫扎特,这位是我们这的罗森博格先生。”

感情丰富的莫扎特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他本来就只是在自己瞎想,被拽回现实世界后,利奥波德多年训练的成果立马展现,行了一个优雅尽量活泼的礼节,“日安,罗森博格先生,很高兴见到你。”就是话说的还是有点软绵绵。

莫扎特?长了一张萨列里脸的莫扎特?罗森博格觉得自己在做梦,他得赶紧醒过来,这个梦太糟糕了。

但不幸的是他的好友萨列里大师毫不犹豫地打破了他的幻想:“罗森博格,请先向皇帝陛下汇报有紧急情况吧,这件事刻不容缓。”

罗森博格飘忽忽地去向皇帝陛下汇报情况了。

“什么?莫扎特换人了?”正开心最近没事的皇帝陛下一口红酒全喷了出来,甚至有几滴喷到了罗森博格的假发上。

“是的,陛下。具体情况不太清楚,但萨列里大师确实介绍那位和他几乎一模一样的金发男子为莫扎特。而且原本那位莫扎特目前看起来是没办法出现了。需要传萨列里大师他们觐见么?”

皇帝陛下想了想,大手一挥,“不用了,罗森博格,我相信你,这件事你全权负责。”

罗森博格的脸又白了几度:“……感谢陛下的信任,那我先告退了。”

“嗯。”皇帝陛下端起酒杯,又想起了什么,“对了,叫那个莫扎特写点曲子出来吧,无论什么都可以。”

“……是,陛下。”罗森博格又飘忽忽地出去了。

萨列里和莫扎特依旧站在之前那个位置,在互相交谈着什么。平时的罗森博格对谈话内容估计会非常有兴趣,但现在的罗森博格却是满脑子乱码。

“罗森博格,陛下是什么反应?”萨列里和莫扎特并未聊什么有意思的话题,应该说萨列里在给莫扎特介绍目前维也纳上流社会以及音乐圈的情况,免得到时候莫扎特无意间失礼。这么快再次见到罗森博格,萨列里还是有些诧异,他以为这个诡异的情况会耗时甚久。

“陛下让我全权负责这位……莫扎特先生。”对着那张萨列里的脸喊莫扎特,罗森博格觉得牙疼,“陛下让他先写一些曲子呈上。”

“曲子有什么要求吗?”一谈到音乐,莫扎特瞬间恢复专业状态。

“没有。”罗森博格对这个莫扎特有了一咪咪好感,他不像之前那个莫扎特那么刺头!

“好吧。”莫扎特已经开始在心里谱曲了。他对自己的音乐很有信心,陛下应该会满意的。但突然间莫扎特想到了某个主教,然后想到了那个papa帮他辞去的职位,再想到目前他身无分文,还是个无业游民,眼圈又开始泛红了。

天啊!陛下刚刚让我全权负责他就哭了,如果这个消息传到陛下耳朵里,我就完了!罗森博格的绝望眼瞎的都能感觉到,因为这个莫扎特的脸和性子,他实在不能像之前和那个混蛋莫扎特呛声一样说这个莫扎特。

他对可怜无辜软萌可爱的兔子下不了手啊!

“莫扎特先生,请问您还有什么问题吗?”萨列里大师沉稳的声音传来。

萨列里你果然是我的朋友!罗森博格热泪盈眶地对于又一次拯救他于水火之中的好友感激不尽。

莫扎特也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眼睛一亮看向萨列里:“大师,您对于这个世界比我熟悉,请问您知道最近有谁需要新曲子吗?”

“呃,我以为您已经接到了皇帝陛下的命令为其谱曲。”萨列里愣了一下,不解地回答道。

“是啊,但是在陛下肯定我的曲子之前我先要找个地方住下。我现在身无分文,别说住宿了,就算现在想写曲子我也没钱买墨水和纸张啊QAQ”

莫扎特也很无奈啊!他很有钱的!《后宫诱逃》大获成功,上流社会对他的曲子非常欢迎,而且有妈妈帮忙管账,他不会胡乱花钱,所以积蓄很多。

但钱都在妈妈那……他身上一个子都没有……

听到这样的回答,气氛一时间又安静了。

罗森博格:陛下让我全权负责,包括安排住宿解决吃饭问题吗?但陛下没给经费,事后报账也不知道可不可以。

萨列里:这个问题应该归罗森博格管吧……

最后,还是伟大的萨列里大师拯救了世界。大约是因为那张脸,萨列里感觉自己多了个弟弟似的。

“罗森博格,先让莫扎特先生住到我那去吧。目前看来,在莫扎特先生回到自己的世界前,我都要与他一块共事。更可况我可以算得上是莫扎特先生唯一熟悉的人了。”

“太感谢您了大师!”( *`ω´)

“萨列里你真是我的朋友!”(●°u°●) 」

【萨列里才不会告诉你他怕莫扎特在这出事另一个萨列里会突破时空屏障过来戳死他!萨列里才不怕另一个萨列里呢!】

TBC

瞄了一眼昨天的更新,突然感觉“或许是因为已经有一个莫扎特了,再来一个带给他的冲击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这句怪怪的,后来想了想明白了,wb首页看见的非常想养猫🐱的小姐姐有了自己的喵后再看见别的喵就是这个反应:“自己已经有一只超级可爱的喵了~看见别人家一样可爱的喵也不会太嫉妒了~”

嗯,大概是这样吧=w=

【法扎】#论米扎如何在flo扎的世界兴风作浪的#(3)

灵感来自 @应未眠 太太的米萨flo扎文(1)(2)(3)(4)(5)(6)(7)(8)(9)及双剧组见面会系列(1)(2)

前文:【法扎】#论两个扎如何互换剧组的#

【法扎】#论米扎如何在flo扎的世界兴风作浪的#(1)(2)

支线二:【法扎】#论flo扎在米扎世界的精彩冒险#(1)

脑洞超级大,文笔超级渣,人物OOC

今天应该改论文的,但拖延症晚期拖到晚上9点准备改论文点时候突然想起来昨天答应的更新orz

然后更新写到一半时论文被催要交又跑去复制黏贴了一会交了上去再回来继续写文😂

大概没救了我ヽ(;▽;)ノ

#论米扎如何在flo扎的世界兴风作浪的#(3)

对于莫扎特来说,这是个充满了不可思议的世界。

首先就是这个世界的莫扎特,有着和他的安东尼奥近乎一样的脸庞,耀眼的金发以及腼腆的性格。说真的,当他做完自我介绍的那一瞬间,莫扎特的第一反应是莫扎特家和萨列里家是不是曾经有过他不知道的联姻,这是他的哪位远亲来了。你得原谅那个年代的音乐天才的想象力,要是莫扎特出生在现代,他的第一反应大概就是时空穿梭男男生子平行空间什么的了。

其次就是这位异常严肃的萨列里大师了。在另一位莫扎特的描述下,莫扎特提前想象了一下这位的形象,甚至也见了一面,但对于这位萨列里大师的恐怖之处终究只是听说。老实说,一开始莫扎特真以为是夸大了,结果来到这个世界见到的第一个人彻底证实了那并不是夸大。

莫扎特一路上开心地吓哭维也纳众贵族,这种经历在他的世界那是根本不可能,不好好欣赏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莫扎特在宫廷中熟悉的人并不多,但罗森博格绝对是其中之一,说真的,他意外来到这个世界心里还有点担心,但听到熟悉的声音看到那熟悉的妆容,莫扎特有一瞬间超级感动。没换脸(zhuang)没换声音没换性格没换名字,莫扎特总算对这个世界感到一点亲近了。

觐见过程非常顺利,作为在场唯二能正常思考的人之一,莫扎特觉得皇帝陛下根本就没听清萨列里大师对他的讲的东西。大概是凭借着他作为皇帝陛下的多年经验完成了一整套觐见程序。莫扎特跟着萨列里行礼退下时这样想到。

“大师,请问你家的衣服全是黑色么?如果是的话,我可以先预支薪水吗?”跟着萨列里走出皇宫爬上同一架马车,莫扎特突然问道。

“我想您现在这个状况应该属于无业游民。”萨列里端正地坐在马车上,一丝不苟地仿佛在参加什么庄严的仪式。

莫扎特撇撇嘴,开始兴致勃勃地看着外面既熟悉又陌生的风景,马车不急不缓地向着目的地驶去。

我有说过莫扎特要住到萨列里家去了么?没?哦,这下你知道了。

之前莫扎特夫人和她的儿子租住了韦伯家的房间,但这位莫扎特来自另一个世界,和莫扎特夫人住一起先不说会不会尴尬,莫扎特身无分文只有一身衣服,短时间也挣不到多少,如果住一起只能靠之前的积蓄。

为了避免尴尬,萨列里干脆安排他和自己住一起了。作为在宫廷中混迹许久的乐师长,萨列里没有什么特别奢侈的嗜好,积蓄颇丰,再负担一个人的生活完全没问题。而且萨列里有心和这位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莫扎特走近些,目的在于防止他生事。

萨列里住的地方离皇宫并不太远,很快,马车停下了。已经听到消息的管家面色正常地站在门口迎接主人,并对客人表示欢迎。如果光看管家的举止,你大概会认为维也纳冒出一个和萨列里宫廷乐师长长得一模一样的莫扎特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就这样,当莫扎特入住萨列里家时,消息已经彻底传遍整个维也纳上流社会。经过惶恐不安、惊慌失措等情绪后,大家已经开始渐渐接受莫扎特牌降压药失踪换了一个翻版萨列里这一事实,甚至开始期待这位新莫扎特。

莫扎特在这个世界的第二天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萨列里的衣柜翻了个底朝天。

翻到最后,莫扎特觉得自己有些崩溃。黑色的礼服,白色的衬衫,就算是平时的衣服在他看来也正式地能直接去觐见皇帝。

“记住回头看一下安东的衣柜,假如也是这个样子我一定要塞几件红色紫色进去!”莫扎特一边痛苦的套上白衬衫黑外套黑裤子一边狠狠地念叨道。他已经开始怀念他的各色闪亮的小礼服了。希望这几天天气好点,他被管家拿走送去洗的衣服赶紧干,假如一直要黑白过日子莫扎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手动给白衬衫染色。

接下来,顶着一身黑白还有一张白净的脸,莫扎特在琴房待了一天,连午餐都是管家送进来的,但也只是咬了几口就搁在一边。

萨列里家附近的人对于从萨列里大师的琴房传来的音乐并不陌生,但今天给人的感觉不同,零零散散的片段断断续续地响了整整一个白天,而且和萨列里大师之前那种规整合宜的旋律不太一样。

乐声在萨列里从皇宫归来时戛然而止。

莫扎特把一个白天的成果胡乱堆成一摞搁在钢琴上,有些萎靡地和萨列里聊了几句,连晚餐都没吃就回房倒在了床上。

从管家那了解了这一天莫扎特的行程,萨列里略微思考就去了琴房。第一眼就看见了那一沓曲谱,显然是新写的,有些墨迹还没彻底干透。莫扎特习惯性地不标序号,胡乱堆在一起的结果就是上一张和下一张的旋律连不在一起。但仅从一张乐谱上萨列里也能感受到莫扎特的才华。

他把自己的恐惧害怕愤怒苦涩全部化作了音乐。完完全全的莫扎特。

为何上帝给予莫扎特这个名字如此多的才华。萨列里苦涩地放下那一叠乐谱,或许是因为已经有一个莫扎特了,再来一个带给他的冲击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萨列里反而有些担心他的房客了,他对这位莫扎特的了解仅仅是会面时来自另一位萨列里先生的描述以及短时间的观察,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也难怪这音乐里的情感这么消极了。

但仅仅过了一晚,这天本应休息却被琴房传来的巨大的琴声吵醒的萨列里看了一眼时间就恨得不得时光倒流回去戳死那个生出不应该有的担心的自己,不,应该先戳死那个噪音制造者莫扎特的!

或者他就应该把莫扎特丢在皇宫里,管他是在皇宫蹭吃蹭喝蹭住,还是被赶出来露宿街头。

什么?莫扎特弹奏的音乐很棒?就算是上帝演奏的乐曲只要实在凌晨4点响起来都是噪音!

TBC

事实是我开了新脑洞,问题是一个都不想写orz

今天这文写得好糟糕

【法扎】HE结局

前文: @白果林遮住了光 太太写的萨列里的选择、我给xia续的莫扎特的等待

情人节必须来个HE~哪怕狗尾续貂我也要扭个HE出来~

“好……个P!!!”

萨列里没走开几步身后就传来了这样一句。

他从来没想到会从神那边听到这种话……难不成这个不是神是恶魔?但恶魔不是应该花言巧语的引诱吗?什么时候会直接爆粗口了呢?唔,很有可能,毕竟两百年了……萨列里有些魂游天外,直愣愣地继续往前走,没注意后面那个被附身的家伙冲了上来,直接拉住了他的胳膊。

萨列里被这个突然袭击吓得一个趔趄,要不是胳膊上的那只手一直没放开他估计能摔个大跤。

“您……”萨列里没站稳就被扯着转了个圈,还没组织好语言就被打断了。

“安东尼奥.萨列里!”来者仅仅喊了他的名字,但声音里面没有了一开始那位来自后世的灵魂的不解,也没有了附身其中的神明的冷漠疏离,反而充满了哀求、焦急、不满甚至是惶恐的复杂情绪,萨列里依稀想起了在世时某个人在他愚蠢固执退缩不前时对他的态度。

“再告诉我一次,你想不想知道他究竟在何处。”

莫扎特从来不会死守着规矩,在人间如此,死后亦如此,他敲诈过死神,坑骗过酒神,别指望他能在往生之地恪守规矩。进入往生之地就不是他莫扎特而只是一个神明投影,但谁又规定了神明一定要高高在上冷漠疏离了?既然扮演这样的神明无法让大师说出真心话,那么他就换个形象换个问法。莫扎特知道他的大师容易退缩,他只好强硬一回。

但是话说出口,莫扎特就发现他依旧没有增加任何希望,他的大师的固执他之前就领教过,该死的那回要不是他快死了他的大师可能真的不来看他,就算来了他也没放手还在自己惩罚自己。

莫扎特忐忑地等待萨列里最后的裁决,萨列里也抬头看向那个被附身的后世灵魂。即使长相完全不同,萨列里依旧感觉出了一丝熟悉。他记得莫扎特就曾这样看过他,哀求萨列里放过自己,焦急萨列里会愚蠢的继续责怪自己,不满萨列里的退缩不前,以及惶恐萨列里最终会伤害自己。他还记得莫扎特临终前看向他的微笑,那时的莫扎特一定以为自己已经不再纠结了,现在想来那个微笑里还有对他的期待。

萨列里内心里本来被压抑下去的感情再次开始泛滥,对方似乎也感觉到了,胳膊上的手又握紧了几分。

莫扎特几乎要绝望了,他都开始考虑如何钻漏洞直接把他的大师偷出来了,这时耳边传来一句了“我想”。莫扎特一开始都没听懂萨列里说了什么,“你说什么?”但马上就反应过来,“你说是你想知道莫扎特在哪?”

“是的。”萨列里露出了目前为止第一个微笑,“是的,请告诉我莫扎特在哪?”

“云端之上,大地之下,他一直在等待你在找你。”莫扎特几乎要忘了他在往生之地不能承认自己是莫扎特了,急切地问道:“那么你想去见他么?”

萨列里感受着从对方身上隐隐传出的美妙旋律,看向那双闪现出星星的眼睛,“当然。”

莫扎特的等待终于得到了一个完美的结局。

番外

莫扎特终于回到了云端之上。

说实话,自从莫扎特去找寻他的灵魂伴侣之后,云端之上瞬间就失去了很多欢乐,这不仅是因为失去了莫扎特的音乐。

而且这回来到云端之上的声势并不弱于之前众神侍陪同那次。

虽然没有了好多小姐姐的陪伴,但他身边多出了一个挺拔英俊的身影,而莫扎特则一路大呼小叫哼唱着各种曲调,毫无疑问,之后云端之上的各位会欣赏到很多优美欢快的新曲子了。

闻声而来的众神为这两位送上了祝福,美神小姐姐甚至为两位准备好了结婚的礼服,萨列里对于这样的热情还是有些不太自在,当然莫扎特毫不羞涩地收下了所有的礼物。

在不知多久的欢庆—在庆典上莫扎特甚至灌醉了酒神—之后,莫扎特终于能将之前准备好的礼物交给了萨列里,萨列里非常开心,但对于乐谱中如此多的装饰音依旧习惯性挑眉。

之后,死神在大地之下举办了《安魂曲》的首场正式演奏会,莫扎特拉着萨列里在最好的位置欣赏了这首莫扎特在人世间的最后一首作品。散场后,两人十指交叉地离开。

“这是绪斯迈尔的续写版。”萨列里生前也听过安魂曲,和这次演奏的没有区别。

“安魂曲,我亲爱的大师,是超度亡灵之曲,我已死亡又如何超度他们。”莫扎特狡黠一笑,“而且死神的出价只能获得这个版本。”

END

还是2.14~~~

今天情人节,那就祝愿无论是已经脱单的、想脱单的or希望单身的都生活顺遂安康~按照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度过新的一年~~

现实中的我有些悲观,但我希望至少我能给我喜爱的角色一个HE,虽然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喜欢【笑

ps:番外,不,是整个文都是乱写【躺

from对于自己的文笔绝望的咸鱼安

【法扎】#论米扎如何在flo扎的世界兴风作浪的#(2)


灵感来自 @应未眠 太太的米萨flo扎文(1)(2)(3)(4)(5)(6)(7)(8)及双剧组见面会系列(1)(2)

前文:【法扎】#论两个扎如何互换剧组的#

【法扎】#论米扎如何在flo扎的世界兴风作浪的#(1)

【法扎】#论flo扎在米扎世界的精彩冒险#(1)

脑洞超级大,文笔超级渣,人物OOC

#论米扎如何在flo扎的世界兴风作浪的#(2)

毫无疑问,尽忠职守的罗森博格向皇帝陛下汇报时表情是僵硬的,语调是死板的,双眼是走神的,内容是这样的:

“陛下,萨列里先生和莫扎特在门外请求觐见。有关莫扎特先生的工作安排出了很大的问题,萨列里先生必须立即向您汇报。”

莫扎特?出问题?

毫无疑问,之前罗森博格血与泪的教训用生命换来的情报传开后,整个宫廷都明白莫扎特对于萨列里的气场平复作用,加上他出众的音乐天赋,和善腼腆的性格,可以说莫扎特瞬间成为了整个维也纳最受欢迎的人物之一,唔,在某些群体里连之一都可以去掉。

所以听见莫扎特和出问题出现在一个句子里,以及罗森博格这位经历丰富的总管露出这幅样子,觐见室里所有人都不自觉地再把腰板挺直了一些,表情更加严肃。某三位之前在汇报事情的宫廷大贵族不由自主地互相靠近了一点。可怜的陛下只有一个人只好努力往座椅里靠了一点。罗森博格站在一旁继续魂游天外,努力消化之前所看见听见的一切。

发现没?在场所有人都忘了有关出现两个萨列里大师的这件事了。

所以,当萨列里和莫扎特同时走进来时,那个冲击力导致整个觐见室仿佛瞬间冻结了时间。

“日安,陛下。”萨氏优雅规整行礼。

“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为您效劳。”莫氏花式华丽行礼。

“莫扎特?”

半响后,皇帝陛下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艰难开口询问道。

“是的。”仿佛没感觉到在场的诡异气氛,萨列里开始讲述事件的发生过程,并向陛下提议在找到解决办法之前对于莫扎特的各项安排。

莫扎特在一旁兴致勃勃地看着整个场景,这与他的世界真是不太一样啊~

在萨列里冷静的声音的感染下,皇帝陛下还是恢复了一些思考能力,当机立断决定道:“就按你说的办,如果有其他需要,尽管去找罗森博格。”

“多谢陛下。”萨列里行礼告别,拉着又想开始蹦跶的莫扎特出了门。

“那个……真是……莫扎特……???”

“是的……”

“莫扎特和萨列里……”

“简直……没法想象那个世界……”

突然间不知是谁说了一句:

“萨列里大师笑起来就是这幅样子的啊。”

“……”“……”“……”“……”

觐见室内再次恢复一片安静。

TBC

咸鱼不想写论文,咸鱼也不想写文,咸鱼只想开脑洞(T ^ T)

莫萨四人掉到剧组面前什么的

说不定等会还有

【法扎】#论flo扎在米扎世界的精彩冒险#(1)

灵感来自 @应未眠 太太的米萨flo扎文(1)(2)(3)(4)(5)(6)(7)及双剧组见面会系列(1)(2)

前文:【法扎】#论两个扎如何互换剧组的#

【法扎】#论米扎如何在flo扎的世界兴风作浪的#(1)

脑洞超级大,文笔超级渣,作者是咸系文手

#论flo扎在米扎世界的精彩冒险#(1)

如果说莫扎特有个属性面板的话,大家绝对可以看见和音乐天赋齐平的另一项天赋:平地摔。

这回莫扎特更是获得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成就:平地摔进了另一个世界,搁游戏里估计至少得全服通告。

“萨列里,萨列里,萨列里!”当莫扎特熟练地从地上爬起来,确认自己没摔伤时,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罗森博格伯爵,但为什么声音和之前的感觉不太一样了?

“该死的莫扎特,真……啊!啊!啊!啊!啊!”正在思考最近他到底从哪惹到这位宫廷重臣时,莫扎特就看见妆容依旧的罗森博格一脸惊悚尖叫连连地冲上来对他上下其手,顿时身体僵硬无法动弹。

“咳咳。”身旁有人假装咳嗽提醒罗森博格注意行为解救了莫扎特,莫扎特正打算向其致谢,转头就看见了他自己的脸……

左右张望没看见比较活泼的那个莫扎特,再考虑到罗森博格这样异常的行为,莫扎特知道自己问题大了……

TBC

都说了是咸鱼了,所以就这么点……

刚刚在死线前半个小时交了作业哈哈【得意叉腰

【法扎】#论米扎如何在flo扎的世界兴风作浪的#(1)

灵感来自 @应未眠 太太的米萨flo扎文(1)(2)(3)(4)(5)及双剧组见面会系列(1)(2)

前文:【法扎】#论两个扎如何互换剧组的#

推荐:B站Mikelangelo Loconte- l'assasymphonie

脑洞超级大,文笔超级渣,tag已经不会标了QAQ

#论米扎如何在flo扎的世界兴风作浪的#(1)

作为一个恪守宫廷礼仪的宫廷乐师长,就目前的情况萨列里大师觉得他必须向自己的雇主-皇帝陛下-进行汇报。

【题目:关于皇帝陛下雇佣的音乐家莫扎特先生品种意外变化这一情况及其后果的说明】

所以萨列里大师押着已经回过神开始想蹦跶的莫扎特先生穿过半个皇宫去觐见皇帝陛下约瑟夫二世,期间收获了闻讯而来的宫廷贵族们的目瞪口呆、瑟瑟发抖无数。事实上,萨列里大师的气场并没有飙升,这帮子贵族只是自己吓自己罢了,连另一个“萨列里”的表情完全迥于萨列里大师都没发现。萨列里大师在路上思考的都是如何向皇帝陛下陈述这件事实,以及今后莫扎特的工作安排这样的内容。

【维也纳贵族:你来见见两个萨列里大师试试!

米萨:再次怀疑在宫廷工作的正确性……】

至少《后宫诱逃》已经完成了不用急,萨列里大师默默庆幸了一下。即使这个和他同一张脸的家伙也叫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从另一个萨列里先生那获得的情报来看,他也具有和他的莫扎特一样的非凡天赋,但两个莫扎特的性格相差太大,在没有获得十足的证明之前,萨列里大师对两个人的曲风是否一致保持怀疑。

特别是手底下这个随时随地想要蹦跶的莫扎特,一路上不停地在抛媚眼和飞吻,要不是他硬压着估计莫扎特真能跑去挨个亲过去。萨列里大师有种掏出小刀戳他几下好让他安静下来的冲动。

终于,觐见室就在眼前,萨列里不出意外地在门口看见了罗森博格。

“萨列里,我听到谣言说有……”罗森博格急急忙忙地准备和萨列里谈论一下宫廷里最新的谣言,结果被萨列里拖着的莫扎特听见了熟悉的声音,终于放弃向警卫室的警卫小哥哥打(pao)招(fei)呼(wen)的举动,从萨列里背后走出,成功地让罗森博格把剩下的话咽进了肚子里。

“啊~罗森博格大人!原来这个世界还是有你的啊!”

罗森博格看着眼前这个有着好友萨列里一样脸孔,但金发耀眼妆容夸张,还穿着花里胡哨的礼服的家伙,对着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憋死。

“萨列里,这……这是谁?我记得你只有个哥哥没双胞胎啊!!!!”

在萨列里开口前,莫扎特就抢先上前一步行了一个和他衣服妆容一样花里胡哨的礼:“沃尔夫冈.莫扎特,为您效劳~”

这回罗森博格真的一口气没喘上来。

“咳。”萨列里大师决定拯救一下这个自己认识了挺久还不错的朋友。“罗森博格,可否向皇帝陛下报告萨列里及莫扎特觐见?”

【大师表情依旧严肃,但假如有其他(已经回过神的)贵族在这的话,他们会发现,萨列里大师的气场小小向上跳跃了一下~=w=】

TBC

ps:发现写到这兴风作浪还没开始……果断标个(1)先撤~

后续:【法扎】#论米扎如何在flo扎的世界兴风作浪的#(2)

【法扎】#论flo扎在米扎世界的精彩冒险#(1)

【法扎】#论两个扎如何互换剧组的#

灵感来自 @应未眠 太太的米萨flo扎文(1)(2)(3)(4)(5)及双剧组见面会系列(1)(2)

脑洞超级大,文笔超级渣

#论两个扎如何互换剧组的#
  两个剧组见面聊得很开心(大概只有米扎),但聊得无论多开心都是要分开的。大家也都知道再见不大可能了,所以两个剧组都有点不舍(还是只有米扎)。米扎黏黏糊糊地跟flo扎告别没走开几步,又反身冲向flo扎准备来个最后的拥抱和么么哒。
  然后flo扎pia叽一下。
  米扎前面没有人抱一时没刹住车,完美错过flo扎冲进了米萨的怀抱。
  由于某人的黏糊导致两个剧组的告别时间过长,已经临近了回归的时刻。当米扎冲进米萨的怀抱时,正好到点了!
  然后flo萨这边眼睁睁地看着米萨带着米扎和其他成员消失在眼前。
  (天神小姐姐:一边一个莫一个萨正好~)
  那边见萨列里大师带着莫扎特出去了好一会的贵族们纷纷窃窃私语,猜测着萨列里大师到底是生吃了莫扎特还是蘸酱吃的。没人看见两个身影踉踉跄跄地出现在了一条走道尽头。
  不,还是有人的。
  某个大家很熟悉的小贵族刚刚从拐角走出就愣愣地看着眼前两张除去发色妆容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容,连表情都是一样的面无表情(米扎有点没反应过来),顿时转身撒腿就跑,连平时最注意的礼仪,特别是萨列里大师在的场合,都顾不上了。
  半个宫廷都能听见他撕心裂肺的喊叫:“救命!萨列里大师变成2个了!”
  【小贵族:为什么又是我!!!】

后续:【法扎】#论米扎如何在flo扎的世界兴风作浪的#(1)

莫扎特的等待

 给@白果林遮住了光 太太的萨列里的选择写的后续,据太太说很虐,渣文笔系列


      莫扎特死亡时并未太过伤心。随着神侍一步步走向那道白光,他看见痛哭的康斯坦斯,懵懂的小莫扎特,以及不远处毫无表情的萨列里。

  啊,他的大师!

  莫扎特迈入白光中时不由的笑了起来。

  他的大师依旧是那个懂得他音乐的人。

  冥冥之中莫扎特知道自己在人世间不会停留太长时间,所以他纵情高歌,欢愉生活。因为人生如叹息般短暂,而他的生命更是简短。当死神的邀请到来时,他知道终点就在眼前。他不烦恼上流社会那些嘲笑,也不害怕自己即将结束的生命,他唯一担心的就是他的大师。

  无论莫扎特在维也纳宫廷之中的表现如何,作为一个自幼就开始出入宫廷的孩子,莫扎特不蠢。他知道自己的遭遇萨列里插过一手,但他更加明白萨列里并不是主因,可他的好大师却一直在自责,避开他不见。有时候莫扎特都想抢过罗森博格的手杖狠狠敲一下他的大师的脑袋,看看能不能敲开窍。他的大师明明可以写出那么多迷人的音乐,在维也纳宫廷以及上流社会中如鱼得水,但为什么偏偏总是揪着这么个小问题不放手。值得庆幸的是,萨列里到底还是来了。

  对于莫扎特来说,音乐就是一切。在这繁华的尘世间有多少人说被他的旋律迷倒,但又有多少人能真正明白他的音乐。

  只有他的大师。

  莫扎特在尘世间笑着看了萨列里最后一眼。

  我的大师,我的安东尼奥,期待与您的再次见面。

  莫扎特并未在往生之地停留多久,很快就与诸神宴饮去了。对他来说在云霄之上的生活和在人间一样,只是他更加自由,更加随心所欲。他甚至在绪斯迈尔完成了安魂曲后找到死神要了剩下的那一百枚金币。当然,金币在云霄之上或者大地之下都毫无用处,莫扎特将其铸成了两只纯金的羽毛笔,好几颗闪耀的星星。又觉得这些与他的大师平时的着装风格不太合适,回头又敲了死神一块完美的黑宝石拜托美神小姐姐给他做了一个领花。

  除去这些,莫扎特最喜欢的就是看向人间,找寻他的大师。他知道他的大师还有很久才会来到他身边,他开心地看着他的大师继续创作那些杰作,教导着包括他的儿子在内的学生,一点点数着再次相聚的日子的到来。终于,他拜托美神小姐姐给他彻底收拾了屋子,破天荒地将他的作品编号收拾好,又从酒神那偷来了许多美酒,礼物也精心包装好,穿上自己最好的礼服等待大师的到来。

  可他的大师没有来。

  无论是云霄之上还是大地之下,莫扎特疯狂地找寻着那个身影,他甚至揪着死神的衣领让他确定那个出身意大利的安东尼奥萨列里宫廷乐师长没有重回世间。这意味着他的大师还在往生之地徘徊不前。莫扎特一下子明白他的大师是在自己折磨自己。明明莫扎特早就原谅萨列里曾经做过的一切,但萨列里就是放不开,将自己禁锢在往生之地自我惩罚。

  问题就是往生之地。它不属于云霄之上,也不属于大地之下,更加不属于尘世间。它是抛开一切的中转站,没有神灵可以从中带走不愿意离开的灵魂。

  但这不意味这神明无法插手。为了某些流连在此的灵魂,神明会投影进入此地,唯一的问题是作为沃尔夫冈.阿玛德乌斯.莫扎特的灵魂已经从往生之地离开,永远不能再回去,进入往生之地的只可能是一个神明投影,无法告知萨列里他的身份。

  “不。”萨列里直视他的眼睛说了不。

  他以为他可以。在往生之地搜索了两百年的他在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时几欲落泪,他无法说出自己的姓名,也无法告诉对他的大师的思念,他装着旁人告诉他自己期待与他见面,可最终他的大师还是拒绝了他。看着他的大师转身离开。他开了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来挽留他的大师。

  “好……”

脑洞

美队2后队长找回了巴基,无奥创内战,Bucky恢复良好,已经加入了复仇者一起保护地球

一次对战外星人时,敌人将整个复仇者打包丢入了不知道哪个废墟空间,局势在缺乏外援和补给的情况下,Steve不得不掏出压箱底的招数,召唤(?)Grant

Grant是另一个时空的Steve,唯一的不同是Grant从一开始就是九头蛇,他在一次意外中落入Steve的时空,见到了当年的小豆芽。两者其实是同一个人,Sarah也将其视作自己的孩子,因此Grant将未注射血清的自己看做弟弟,即使他知道这个弟弟永远不会同意他的行为,同时因为两者的名字一样,Grant用中间名来区分两个Rogers。两者所在的时间流速一开始不同,Steve一方的较快,当Steve和Grant两人年龄相同时,流速开始相等。

对于Grant来说,Steve的世界属于Steve,就算Steve把他所在世界的所有九头蛇干掉他也不在乎一丁点。他在乎的只有两种:自己的世界里属于自己的东西,以及弟弟【莫名锤哥乱入的感觉

对于Steve来说,他永远不会认同Grant,他相信正义战胜邪恶,相信自由,但同时也相信Grant对于Sarah和自己都是真心关爱。他不会帮助Grant但也不会拖着自己的同伴去另一个世界作战。基本来说Steve就当不知道Grant是九头蛇,也从来不会去主动联系。

上面罗里吧嗦一大堆感觉根本没用……整个脑洞基本来说就是我的哥哥是神经病黑白盾大杀四方,而且脑洞越开白盾也感觉不太白了【捂脸

写了一小节就不想写了……

现在他的队友都处于险境之中,而他是他们的队长。他不知道这张牌打出去以后他会面临怎么样的情况,但为了队友的生命安全,他必须打出来。

“大不了去Grant那当米虫。”Steve摁下通讯器时发现自己还有心思苦中作乐。

但看起来他找Grant的时机不太好,Grant出现的时候穿着他那套九头蛇制服,胳膊里还夹着一个活……“卡啦”嗯,现在是死人了。

Grant突然被传送到一个狗不拉屎的地方,第一眼就看见了自己狼狈得不得了的弟弟,再扫一眼周围情况,他就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了。第一要务是要让那些失去战斗力的复仇者离开战场。

Grant甩开手里的尸体,伏下身体,闪过一条触角猛地蹿向Steve,一把捞起盾牌丢向不远处快要抽中黑寡妇的触手,拔出后腰的手枪,瞄准反弹回来的盾牌射击,反弹的子弹击中了之前复仇者留下的伤口,而改变轨迹的盾牌把一旁被盔甲困住的钢铁侠直直拍了出去,恰好避开另一个触手。